纵深防御

启用这个号……其实这才是大号。

©纵深防御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安雷】值班医生

  雷狮一反常态地没有睡着。


  平时一挨枕头就睡得人事不知的他,头一次体会到了“失眠”的难捱难挨。原因只是一瓶大概过期了的沐浴露,过敏了,痒——


  该死的。雷狮翻身坐起来,反手摸索着墙上的开关。粗糙的墙壁上有一层细细的粉末,有一段时间没打扫过了。他开了灯,从抽屉里掏出基本是空着的病历本,披上外套,关门离开。


  倒霉透了,他想。凌晨一点的马路安静得连蝉鸣声都没有了,昏黄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拉的像根瘦竹竿,摇摇晃晃,孤独得像是全世界仅他一人。


  医院只开了夜门诊,空空荡荡的,依然是浓重的自来苏水味儿。雷狮晃进内科诊室,看到一张老熟人的脸,乐了。


  “哟安迷修,好...